曹镜明

如果你没瞎,就不要通过别人的嘴巴认识我!

我有一种思想已经被遗忘
诗丨曹镜明

树摇风,还是风摇树
——叶子倾听了苍穹的呼唤
大地的呼唤
来自人间的呼唤

飞翔还是落定,这不是一个问题
与选择无关

昼白夜黑,将所有的光亮收集
——交予混沌吞噬,黑不是黑

举目之星的荒芜
不可言说的姮娥之心事
掠过窗前的空旷
没有望月人的思念只余冷萃添香

可以是清淡宜人
可以是浓烈喜人

紧拥嗅觉入梦,有自灵魂之芬芳
不寻来路,尽管闻着

闻着:风醉了,树起舞
除了心在天上,根在土里外
再无其他

注:诗名取自梁小斌老师现代诗作品《我热爱秋天的风光》中“我有一颗种子已经被遗忘”。

不太诚恳地信仰
——写给李
诗丨曹镜明

记:了了分明万法上,如如不动对境中

朋友圈里的一句“南无阿弥陀佛”
每天灭八亿四千劫

作为信仰,我不太诚恳
而作为信徒的你要远比我更能接近佛陀
皈依、受戒,守得花开
不为见证而欢喜。渡人的是菩萨

——我却只在湖中泛舟
开心时撒网捕鱼,难过时醒着醉酒纳凉
追寻诗意的摇橹;不顾两手老茧
再抚不得细腻肌理

世间事也多是如此,斋戒沐浴后
换了件新衣,继续等待着后来者的指证
到底如何才能消去布施的业障
为今生而过活;娶妻生子

不在苛责人世太苦
最好不要在品尝到甜的滋味邂逅在佛国
一切就还有救。倾翻船即可
刺瞎眼也行;断臂燃脂后的是非根

长在红尘里,撑起三千世界的皮囊
——作为果实的...

广济寺丶木

诗丨曹镜明


是要为神像遮风避雨

还是为行人过河搭桥?


当一座天平的砝码成了情怀

那么还请给我称一称灵魂的重量

是否等同于一颗白菜

据说高的一方,刚好够一顿温饱


执拗于千年的较量啊

用了五十年多的时间来落定

至今十年


是不是当顶梁柱久了

——就都会另谋出路


做柴火,在不同刻度上燃烧

做器皿,与主共荣辱

做桥梁,勾连起行人的前世今生

……一切的一切

也都好过惯听絮语时的不堪重负


不知怎地,这副皮囊越来越沉

越来越……不止是沉

坠梦

——写给故友小鹤之作

诗丨曹镜明


时光又沿着表盘转了一圈

你于顾垒之外问我

成长的意义,人生为何那么多的迷茫?


一面镜子在经九十九人使用后

破碎在地。时光,磷光交织在了一起

还有那抹刺眼的红


正如你的无力,我的无力交织在一起;


关于答案,我给不了你什么

这诗,礼貌的笑,一样的没什么意义

只会蛀空彼此的梦


可风展于眼前,你有见到吗?

它确有经过,一盲人和智者达成一致

世人从不觉被哄骗


留有行迹便是你,亦只你我知是如此。

不言寂寞 · 何谈忧愁

不言寂寞

诗丨曹镜明


独自躺在床上,却无意冷落了床的另一半

空空,除却空空,还有着空空

也幸亏它还是空的,可以用来乘你

有着我一生的梦的重量


而想你的眸子也一定能和星子

哦不,是比星子更懂得宇宙的落寞的深情

我一不小心就投入罗网

不挣扎,不求解脱,如此就好过活


懂你的心疼的心,人间事也莫过甘愿二字


何谈忧愁

诗丨曹镜明


只不过是望见了抹夕阳红

就又想起了旭日升

也只不过是读了卷岁月的残章

就又开始了怀疑——眼前的世界与物感无关

最多就一梦梦死在蝴蝶翅


冷落了寺院钟鼓声

千年...

诗丨曹镜明


说是夜的黑的幽邃,黑的幽邃的夜

幽邃的夜的黑的不可欺

时间从一次日落开始到一次日升而结束

铺满了眼前的长空,终明悟

爆裂开来的愿与星无异

只懂凋零的美


辗转在睡眠之外的睡眠

倦意走向暝暝,酒与月的赞礼落幕

就又奏起首古老的挽歌

“没时间啦,没时间啦,没时间啦……”


歌声跌落耳鼓,天使折翼

迸发出霎那永恒的美

所有的欣赏都是在亵渎——光的赞歌

左耳的逆受,右耳的偏听

因由落地结果,吃了它并嚼碎掉

次日的故事;你还是你,夜还是夜

时间夹裹着不相容的岁月远去


尽头是水穷处的楼兰美人

花开...

诗丨曹镜明


汇在一起成湖,成泊,成江,成海

成一切可流动之美,只与自然无关

做顺势而成的惊心动魄

搅起心的起落


可水还是水,不增不减

所冲刷掉的,与水无关

所保留了的,与水无关

只不知变化将至,醉矣


渴时饮,润时弃,风轻云淡时赏悦

一湖秋色,满泊静夜

浩瀚长江水的波澜壮阔

最幸福莫过,抬望眼便是海儿

铩羽而归时的少年梦

重回镀金时代


做水手、耕夫、挑水人

做游鱼、蝌蚪、鱼美人

只做与水有关的梦就好

将大大的地球淌成句点


吃饱了不饿睡醒了不困,如此而已

我关注的人

© 曹镜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