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镜明

如果你没瞎,就不要通过别人的嘴巴认识我!

风动旗动

诗丨曹镜明

 

九月是拾不起秋色的惊鸿一瞥,

草木未得枯黄,早晚已凉;

太阳点燃月亮,侵染一方孤寂;

我于远方挪移至远方,

相对原点,两个远方无异。

 

遂而将身影捣烂熬粥,

请往来过客喝上一碗,离去;

东西南北,最多也就两个人的天涯。

 

不知是哪家妇人最先泛起清晨第一抹涟漪,

哪家汉子最先吼破夜的禁锢,

羞与白云说;

试问多少场梦都勾连着梦,睡而不醒;

身处混沌,不如就一锅炖去。

 

秋风疲于送爽,大汗淋漓;

行过之处,干了又湿;

不知不觉走过九百六十多万平方公里,

相对远方,我两手空空,

一无所有;相对原点,我身在远方。

 

北方的七个公主曾是我心爱的姑娘,

亲吻着我,萦绕着我,

一不小心交媾出七个执惘;

我要漫天飞雪时裸奔出光速度,

要成为人言里的弄潮儿,

要以荆棘为冠,走向王座,守得清规戒律,

要复活耶稣论道,言之,无为而无所不为,

要放下纸笔,做一孤乞,

要以微笑面世,谢绝无谓伤感,

要在交媾出七个执惘。

 

白昼总于我先睡去,

天昏昏,夜深无眠的绝不只我一人;

星子如棋,哪个敢执手先行?

颠的了黑白,担不起因果。

 

莫说高低、深浅、远近、大小、美丑、善恶,

划清界限又如何?

证得山水,水也倒映着山。

 

白云悠悠,鼓吹风的不凡,

再行千万里,也要婢膝大气循环;

事有因果,求玄天地,

风动旗动?唯心动尔!

热度(1)

© 曹镜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