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镜明

如果你没瞎,就不要通过别人的嘴巴认识我!

垂死的岁末
垂死的岁末
惘闻
二十八天失眠日记

叶子哭了,花也哭了,

连水的泪都快流干了,

所有美丽的,和自认为美丽的东西,

都出来吧,

我们一起等着,

最恐惧的,也是最安详的时刻,

或许那一样没有意义,

或许一样讲不清道理,

或许现在就是个错误,

或许将来也是个错误,

而我,

和你,

还是……

                     ——惘闻《垂死的岁末》

热度(5)

© 曹镜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