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镜明

如果你没瞎,就不要通过别人的嘴巴认识我!

诗丨曹镜明

 

风窃取了夜的隐晦,而摇落满地光阴;

是天上云,空中星,

奈何留不得的夙愿弄巧——

归了离人,醉了心情。

 

我于睡梦深处邀樽对月,

即混沌一片。神说要有光,有光才可区黑白;

黑若空洞,白如盲夜。

不过是梦在梦中试探,自徘徊。

 

应当有人在酿花,遂成酒,

圆了无梦的遗憾,弦月的另一半;

斑鸠飞过,飞不飞回?

那一只,这一只,此一时,彼一时。

 

窃取了的不止是风,

此时刻神与凡俗无异,苦生存。

从最早的那颗星,到碎成河的无憾,

所有的泪珠贪求成海。

 

我愿一浮木,顾自漂流;

吞风、逐浪;

一千万海里的秘密,两千万海里的距离,

不过一须臾。装个满满,沉沉。

热度(1)

© 曹镜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