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镜明

如果你没瞎,就不要通过别人的嘴巴认识我!

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
赵已然
活在1988

       我本该是一名化学教师,阴差阳错,不幸做了鼓手。十多年来,不求上进,碌碌无为,混迹于狭小的地下音乐王国,沉迷于越来越糊涂越来越荒唐的卡通境地,信以为真地在有限的几位朋友面前义正辞严、斩钉截铁地鼓吹着“垮到极处”的寄生虫哲学。从没有过工作,后以借钱为生。

       后来,我慢慢变成了一个人。只有一双拖鞋、一只牙刷,住在了农村,且越搬越远。

       再后来,我笑得有些难看了,因为我越来越没钱。以至于常常被迫求告家人,艰难度日。

       有一天,我终于发现,磕不动了,再也垮不下去了。我头天让酒喝醉,吐了;第二天一早,酒还没醒,咣叽,又让茶给喝吐了。

       那一天,我发现,我的脸特别难看,太难看了。我终于知道,我太不漂亮了。

       我一生热爱漂亮女人,痴情于不敢面对、不敢亵渎的漂亮女人,然而我自己却从没漂亮过,从没漂亮过一次。

       我也知道了,在我所追求的自由中,我没有自由过一次。

       于是,我终于倒下了。

       于是,在深夜里,在不要钱的灿烂阳光下,在只有神或鬼才能看得见的微笑或悲痛中,我想起了那些曾经会唱的歌。

       于是今天,被逼无奈,我端正了思想,换了身份,不做鼓手,稍不情愿地自觉有些滑稽般地坐在了这里,怀着年轻时代的美好梦想,准备唱歌。

                                                   ——赵已然专辑《活在1998》自白

热度(10)

  1. 秦勇chObO 转载了此音乐
    前年初听时,落泪……
  2. chObO声画危机 转载了此音乐
  3. 声画危机曹镜明 转载了此音乐
© 曹镜明 | Powered by LOFTER